息州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息县足球论坛,踢球者交流圣地。
息州网社区版主招募,仅限息县网友!
搜索
楼主: 那首小诗

息州“桃花源” 美图精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4-23 22: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xk_405281461344015262e26910f1c102d42.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3 22: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xk_829692341344015262694c332006af710.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3 22:5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回复:29楼
从÷厶绸”变成“人”的进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3 22: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回复:30楼
那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0: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最难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2: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xk_6487416613440152626f99ec5ad4598f1.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2: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赵浩生的文字很有穿透力,赤子之心暴露笔端,不造作不虚伪不规避,有些中央直切神经末梢,令人慨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2: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坏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2: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xk_006546091344015262ec1dab26f6caa25.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2: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xk_406828781344015262899d6c772e3c487.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2: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在这里也有着许多温馨而安静的回想。
夏天的夜晚,母亲经常把盛粮食的竹箩筐洗得干洁净净,放在天井里,让我躺在外面纳凉,始头可见迢迢相对的牵牛织女星。
过年的时分,我可以穿着全新的长袍马褂,以小主人的姿态迎接前来拜年的亲友,在堂屋里陪着他们向祖宗神位磕头。
从我家往西,是一个荒芜恐惧的地域,叫后大塘,塘就是一潭死水,外面经常有被扔的死狗、死猫,听说还有人看到过被遗弃的私生小孩。从大搪再往西是愈加荒芜的亮马台,一度成为处死罪犯的刑场,很少有人情愿晚间走过这个中央。
与后大塘和亮马台相邻的是一条长长的青砖砌成的围墙,外面住的是在福音堂传基督教的本国牧师。这道墙又长又宽,成了人们涂鸦的好中央,下面全是脏话和骂洋人的话。
陈夹道地处要律,可以看到县城里的许多活动,其中最令人毛骨依然的就是斩人。从陈夹道出来就是小十街,再往东走几步就是衙门口,罪犯在县衙门审讯后就验明正身绑赴法场,砍头示众。

除了这种恐惧、抚慰的记忆之外,住在陈夹道的几年也有许多其它难忘的生活片断。
小十街的街角有一个杂货铺,除了油盐酱醋、洋烟洋火之外,还卖鸦片。祖父祖母都抽鸦片,于是,到杂货铺子里去买鸦片就成了我的日课。事先还没有实行禁烟,人们可以明日张胆地买鸦片、卖鸦片、抽鸦片。
我的日课是每天晚饭以后,奶奶给我两块铸有袁世凯或孙中山头像的银元到那个小杂货铺于里去买“烟泡子”。所谓“烟泡子”就是用竹叶子包着的一块长方形的,像巧克力糖一样的鸦片烟,两块银元可以买四个”烟泡子”,还剩几个零钱,奶奶准许我用这几个零钱买一包咸花生仁跟她分享。奶奶牙齿不好,她用擀面杖把花生仁擀碎了,摁到嘴里,而我的吃法是把花生仁一粒粒抛到空中,再张大嘴巴接到嘴里吃。
爷爷拿到“烟泡子”时总是喜形于色,事与愿违,饭后只在院子里溜达一会儿就前往房里去上床摆起烟摊子。爷爷奶奶轮番着吸,烟瘾过足,他们就末尾兴致勃勃地大声说笑,举家一片样和之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嘘,不要打断你,我等着赵先生的故事呢。听姑妈说过息县赵家貌似跟卢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知前面能否有提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2: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在一切的亲人中间,最让我思念的人就是我的母亲。每当想起她,总有说不完的活,流不完的泪。
我的母亲姓孟,叫孟昭德。她没进过学堂,不识字,所以一次也没正式运用过这个名字。她只要一个标明身份的符号——赵孟氏。孟家是个大家族,散居在西大街的孟家巷,外公是他那一辈的老大。
母亲不识字,对我的教育没有什么直接的协助,但她对我的爱是那么深远、无私,成为鼓舞我上进的最大动力。
末尾上小学的时分,每天放学回来,一进门我就大声嚷着:“我饿了!”母亲总是预备好一个馒头和一大把剥好的蒜瓣儿等着我。偶然碰到母亲不在家,我大叫一声”饿了”之后没有人容许,便顾不上饥肠辘辘,悻悻地直奔姥姥家去找母亲。
我家吃的是大锅饭,母亲有时特别做上一个菜让我吃,多半是炒鸡蛋。不过这得碰运气,要赶上母鸡下蛋才行。有时我突然听到母鸡“咯咯”地高叫起来,就知道母鸡下蛋了,急忙跑去捡回还暖洋洋的鸡蛋交到母亲手上。可是一个鸡蛋炒不出一盘菜来,母亲就把鸡蛋打到碗里加点儿水,加点儿面,调成一大碗,炒出一大盘,放在桌子上。我们母子相对而坐,母亲和我各拿一双筷子,但母亲不吃,只用筷子帮我把吃乱的莱拨在一同,充溢慈祥地看着我吃。这情形事先我并不在意,觉得很自然,但是在分开母亲独立生活之后,特别是在我一团体浪迹天涯的时分,每当回想起这温馨的一幕,就禁不住热泪滚滚。
父亲为营生不经常在家,世亲生儿育女侗候公婆。爷爷奶奶以为父亲不常在家有违“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经常归咎于母亲,以为母亲命中克夫,加之母亲的娘家比拟穷,使母亲受了不少冤枉。所幸她生了我这个儿子,伎她的生活有了指望,否则她能够早就因绝望而自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3: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回复:44楼
息县两大家族啊,我会留意检查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4-24 15: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州网】

广告投放、信息发布请联系QQ:622000967

回复:43楼
后大塘在90年代末 还是男女幽会私生并丢弃小孩的中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QQ|手机版|息州网 ( 豫ICP备10207150号

GMT+8, 2021-3-2 19:2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